< Raymond

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dark night.

Raymond

配对:HP/LV

哈利·波特站在霍格沃茨,与他对峙。

“里德尔!”他大笑着,“在你动手杀我之前,我建议你想一想你的所作所为……好好想一想,试着做一些忏悔,里德尔……”

哈利·波特眼里有些他看不懂的东西。不完全是恨,也不是同情,也不是……期待。波特就像一条第一次看见人的狗,谁也不理解谁。绿眼睛盯着他。波特知道他输了,Lord Voldemort赢了,但波特在笑。

Voldemort攥着紫衫木魔杖,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十一岁的汤姆·里德尔。男孩抬着头看着巫师,巫师的蓝眼睛透过半圆型镜片望着他,他感觉赤裸、无助。

没有魂器,只有汤姆·里德尔,和哈利·波特。

他暴怒了。

一道绿光,波特的笑定格在了脸上。他就跟任何死在他魔杖下的人一样,死了。

但梦里的波特仍然站在那,绿光穿过他的身影,就像穿过一个幽灵。

“汤姆。”他说。

几道绿光又穿过了他。波特皱眉,笑意消失了。

“汤姆,”他说,“我已经死了。”

他丢下了魔杖。龙心弦的魔杖嗑在地板上,在霍格沃茨的一片寂静里异常分明。

背景的吵杂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Voldemort望向四周。一张张没有面孔的人脸望着他。他蜘蛛般的手指颤抖了起来,关节发白。

“汤姆。”

波特越来越近了。

比起十一岁的波特,波特不再那么骨瘦如柴了。他约末有六英尺,面容——就像詹姆·波特。但他不是詹姆·波特,詹姆·波特的魔杖指向Lord Voldemort时在颤抖,傲罗直视着他,面上藏不住恐惧。

“汤姆,不要逃。”

他低头。原来的位置在他身前两步。

手指掐住了他的肩膀。紫衫木魔杖抵住了波特的咽喉——穿了过去。

Voldemort闭上了眼。

*

一九三八年英国向德国宣战。

一九四零年的夏天,希特勒轰炸伦敦。没人撤离沃尔孤儿院。三年级前夕,汤姆·里德尔与其他孩子挤在餐厅的长桌边。科尔夫人在祈祷。炮弹声——是V1导弹,一个个都像长着翅膀的小飞机——听起来很远,又似乎很近。餐桌下,汤姆的手攥着魔杖,一个守卫咒就在唇边,他咬住了嘴唇。

他不敢。

他所有的恶毒在这一刻都指向了魔法部——对麻瓜战况一无所知的巫师,剥夺了他最后一道防卫线。那恨意甚至超过了对希特勒,对德军,对麻瓜的憎恶。死在麻瓜的轰炸下——或者被折断魔杖,赶出霍格沃茨。似乎并没有一个周全的方法。

奇迹般地,汤姆·里德尔幸存了。炮弹似乎也对孤儿们有一点怜悯,或者他们更想轰炸有些价值的工业区,或者运输桥,而不是东区的一家小小孤儿院。

人是什么呢?一滩血,一团肉,一堆骨头,还有灵魂。骨肉与血组成什么形状,活着,还是死了,躯壳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只有灵魂。

哈利·波特带走了他大部分的灵魂。纵然有着躯壳,有骨头,有血,有肉,Voldemort又算什么呢?

*

汤姆·里德尔睁开了眼。

他坐在桌前。桌子似乎矮了些,炮弹的声音似乎很远。

他手中没有魔杖。

哈利·波特坐在桌子对面。他微笑着,十七岁的脸庞还有些青涩,这笑容似乎也带着一点忐忑,一点腼腆。这不是给敌人的笑容。汤姆在梦里见过这样的笑。黑湖畔,他手指纠缠在红发里,划下少女曲线分明的脊背,格兰芬多女孩带着霍格沃茨青草的淡淡香气,她红润的嘴唇被他咬住,鼻翼磨蹭着,他后撤,少女蜂蜜似的眼睛里,倒映着男孩同样腼腆的笑。

睁眼时,他总是有些恍惚。不过很快,他就为自己心里残留的感情——爱意!——而作呕,所有的错觉都消散了。厚厚的围墙在封闭了大脑,钻心咒肆无忌惮,食死徒颤抖着跪在暴怒的Voldemort面前。但没有用,波特和他,一个硬币的两面,从来无法被隔离。

他低头。

桌上的手骨节分明,没有血色,却不是后来的惨白,指甲修剪得很整齐,胸前扣着级长徽章。

“波特,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问。男孩起身,身形瘦削,肩膀宽阔——他比汤姆矮,但却更健壮。他大步绕过了桌子,走到汤姆的身后。汤姆想起身,却被波特按住了肩膀。

“嘘。”哈利·波特说。右手扣住了汤姆放在桌面上的手,左手捂住了他的嘴。汤姆感受到了摩挲着他的唇的茧——男孩喜欢魁地奇,那一定是扫帚留下的茧。

他几乎陷在了波特弓着背的怀抱里,波特的下巴尖压着他的发旋。

汤姆突然有点慌张。他手上没有魔杖,而他明显打不过波特——该死的魁地奇,该死的爱好运动,该死的大难不死、死去了也不能放过Voldemort的男孩……他的心仿佛被一只手死死抓住了。

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……

他挣扎了起来,想要站起身,但波特的手臂揽着他,像铁钳,死死地将他固定在了原位。他仍然被捂着嘴,波特似乎在他耳边说着些什么,但他不想听。

突然间嘴上的桎梏离开了。

“波特。”他从牙里挤出了这个名字,“你以为你在干什么!”

“怎么会是你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汤姆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男孩说,“你不欢迎我吗?”

“欢迎?”汤姆咆哮,他深呼吸了两下,“这只是一个梦,一个梦!该死。波特,你早就死在Lord Voldemort的手下了。但现在,你又站在这里,而我却无力,无助,处在一生最凄惨的境地,在死亡的阴霾下颤抖。你是来嘲笑我的吗,波特?哪怕连死了,你也不放过我?”

男孩亘在他胸前的手臂紧了紧。

“梦……”他喃喃地说,“梦是欲望的具现。美梦,噩梦,都是平常藏在心底的。”

他松开了手臂。汤姆站起来,转过身。

“我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?”他哂笑,“梦不是现实的具现,梦只是梦,波特。”

波特苦恼地挠了挠一头乱发。格兰芬多的院服随着他的动作绷紧。汤姆注意到他的黑框眼镜消失了,索命咒似的绿眼睛没有阻挡,直直看着他,仿佛他是个撒谎的小男孩,而波特早已识破了他的谎言,仅仅在像父亲一样包容着他。这种神情在他十七岁的外表上十分怪异。

“我真怀念你的说教,汤姆。”

“不要叫我那个名字!”

“不然呢?对我发索命咒?折磨我的亲朋好友?”男孩耸耸肩,“面对现实吧,汤米男孩,你什么也干不了。”

汤姆抬头,男孩的眼里藏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。

“这是我的梦。在这里,我才是掌权的那个。”

向前一步。

汤姆想后退,但他已经抵在了桌沿。波特已经快步走了过来,抓住了他的手腕——该死的波特男孩,力气跟头巨怪似的——

“对我而言,你想要什么并不重要。”

一只腿挤进了汤姆的腿间,膝盖磨蹭着交接处。一声惊呼,他被波特按着肩膀压在了破旧的桌面上。脊背硌得生疼,眼角发红。波特暂时松开了他的手,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击——

波特便捞起了他的膝盖,将他的两腿架到了肩上。有什么东西抵着他——

“波特!”

一只手慢慢解开校服的扣子。

“波特!”

波特弯腰吻住了他。

这就像是昔日重现,连姿势也有些相似。不过,梦里,他是波特,身下的是那个韦斯莱。现在,波特的左手扣弄着他凸起的脊柱,揽过他的腰,就像他梦里对金妮——

他伸出手,搂住波特的脖子,双腿死死夹着波特的腰。

波特很有侵略性,这点汤姆一直知道,只是他从没有过第一手的经验。格兰芬多似乎把所有的热情都倾注在了这个吻里,他们撕扯着,谁也不服谁。汤姆合不上嘴,津液顺着两人嘴角流下,哪怕衣着完好,汤姆却觉得波特看尽了他,让他无力抵抗,也无法抵抗。

他眼前有些发黑。

——这不公平,波特做好了准备,他却是被突袭的那个,现在他被吻得喘不上气了。他想推开他,可没有着力点——他几乎攀在波特身上,他推不开波特。

他干了唯一一件他混沌的脑海能想到的事。

他咬了波特一口。

对方痛呼一声,后撤,下嘴唇清晰的印着一个牙印。

“你有病啊!”波特问,他直起身,瞪着呼吸急促的汤姆,舔了舔下嘴唇上有点渗血的伤口。那伤口很快消失了。他继续端详着汤姆,过了一阵,他忽然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“呼吸,汤米男孩。”他说,“你该不会没亲过人吧。”

汤姆躺在那,好一阵才回过神。他恶狠狠地瞪着领口有些不整的格兰芬多男孩。对方回给他一个有些无赖的笑容。

“我吻过的女人,没哪个像你这样无礼。”他抱怨。

“这不叫无礼,这叫有激情。”哈利说,“你吻的女人肯定都不爱你。”

汤姆瞪着他,像瞪着一个怪物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哦!”哈利脸红了。

汤姆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。他感觉自己脸也有点热。

“放开我,波特,我还有事要做。”他命令道。

“你有什么要做的?对着炮弹发呆吗?”

“白痴,我要醒过来。”

哈利露齿一笑。

“你醒不过来的。”

“什么意——”

波特捂住了他的嘴。汤姆只觉得他脸上的笑容邪恶万分。

“在我的梦里,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格兰芬多男孩宣布,“Silencio。”

不。这明明是我的梦。

汤姆张嘴,却没有一丝声音。他瞪着哈利,男孩笑容看起来分外得意。

他挥手,试着发了一个无声索命咒。绿光穿过了哈利的身体,消失进了墙壁里。

汤姆睁大了眼。

“看来你的魔法对我没用,汤姆。”

*

哈利搂上Voldemort的背。黑巫师瞪大的红眼睛差点让他窃笑起来。梦里的Voldemort比他记忆中的要可爱多了——估计是外表的原因。作为死神的主人,哈利自从死后就一直困在炼狱许久了。

在绵长的黑暗里,在无尽的空虚里,不知何时,他睡了过去。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在二战时的沃尔孤儿院。

Voldemort的索命咒却对他没用。

估计是梦境的原因吧。

不知怎么地,事情陷入了这个境地。

Voldemort瘦得硌手。哪怕十六岁的Voldemort也是。他本身就有些营养不良,成长过程中,不像哈利,他似乎从来就不爱运动,无论是麻瓜式的还是巫师的。

Voldemort的挣扎对哈利几乎没造成任何困扰,他很轻易地就托住了黑巫师的胯骨。轻得可怕,比哈利交往过的女友都轻。Voldemort几乎就是一堆突出的骨头。在脑海中幻想着骷髅Voldemort,他笑出了声,做不了声的男巫在他唇上不满地轻咬,正好咬在了之前的伤口上。

哈利痛呼,挣开了黑巫师。

“谁能想到Lord Voldemort这么喜欢用牙。”他说。他不轻不重地在怀中人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。Voldemort抖了一下,头埋进了哈利的颈窝,软软的发丝搔过哈利的脸颊,他没有作声。

哈利竟然觉得这有几分可爱。

他一定病了。

他拉开椅子,托着Voldemort坐下。魔王的双腿蜷在他的腰间,手臂搂着哈利,意外地温顺。哈利能察觉到他已经兴奋起来了,阴茎蹭着他的小腹。哈利自己也没好到哪里,已经硬得发疼,隔着布料蹭着魔王全身上下唯一有点肉的地方。他想要加快节奏,可是想到之前那个有些青涩的吻……

只是一个梦而已。哈利暗暗咒骂。没必要照顾梦里人的心情。

一个魔咒,Voldemort的裤子就落到了地上,堆成了一小叠布料。光裸的大腿蹭着格兰芬多的院服,黑白分明,腿根被披下来的级长校服遮了去。围着他脖子的手臂绷紧了。

哈利抚摸着他的脊背,试图让他放松。几个呼吸后,怀中僵硬的身躯慢慢软了下来。Voldemort扶着哈利的肩膀跪坐起来。他看起来有些喘不过气,英俊的脸庞泛着一丝潮红,本来梳得油光发亮、紧贴头皮的发丝在之前的活动中散乱了开,半透明的灰色眼眸上覆着一层湿气。他有些控诉、又有些委屈地看着哈利,凑近哈利的脸庞,近乎乖巧着舔着他的嘴角。哈利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里德尔大改的容貌,想起血红的竖瞳,和缝隙般的鼻子。他觉得自己怀中仿佛是一条蛇,假装无害的的毒蛇。

他从没如此真切地意识到里德尔这幅皮相有多磨人。

里德尔自己估计也没意识到。他当然会用自己的好相貌利用,诱惑,胁迫……空虚而寂寞的贵族妇女,但……

他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不,不。”他断断续续地说,“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更可爱。”

Voldemort的脸色沉了下去,也不知道是因为哈利拒绝解咒,还是因为哈利说他可爱。他泄气地咬上了哈利的肩膀,留下一个牙印。

“梅林的裤子,你只会咬人吗?”哈利说,“你都咬了我多少次了?”

Voldemort继续瞪着他。

“好吧,好吧。”哈利挥挥手。

“波特!”Voldemort嘶声说, “你以为你——”

“——在干什么。我知道。”他手滑过Voldemort大腿,在他大腿内侧狠狠掐了一把,黑巫师呜咽一声,又泄气地瘫在了哈利身上。哈利手指附上了他的阴茎,上下拨弄了几回,拇指蹭着顶端的缝隙。

“你看,既然这是个梦,抱怨就省省吧。”他撤回手,施了一个无声的润滑咒。被揽着的人一阵颤抖。哈利手伸进黑袍下,在圆润的臀部上抚了一把,将两瓣肉掰开,指尖探了探。

一片湿润。

灰眼巫师埋在哈利肩头,控制不住地呜咽出声。哈利几乎要可怜他了。

“你在下面过吗?”他问。

黑巫师摇了摇头。

“我也没跟男巫做过。”哈利有些深思地说,“是不是还需要做什么准备?”

Voldemort有些颤地半坐起来,眼睛泛着血丝。

“润滑咒就够了。”他说。

他站起身,狼狈地揽了揽巫师袍,掩住大部分身躯和狼狈的情欲痕迹,只露出一点线条优美的小腿。哈利能幻想出袍子下修长笔直、体毛稀疏的双腿。Voldemort深深看了仍然坐在原位的哈利一眼,头上细软的发丝湿湿地贴在额头,双眼微红——不仅仅是因为本身的红。他下唇上也有浅浅的牙痕。哈利有些着迷地盯着他的动作,他周身的斯莱特林巫师袍宽松得很,但在走动之时也会因拉扯而隐隐透出窄瘦的腰线来。

黑巫师转过身,停住了,他又看了他一眼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过了几秒,他笔直的脊背半弯了下去,双手撑在桌面上,骨节有些发白。他回头,独属于年轻汤姆·里德尔的英俊面容似乎泛起了一丝迷惑与苦恼——一个哈利从未在自信到傲慢的斯莱特林后裔的脸上看到过的神情。

这几乎是邀请的姿态在哈利心里激起了一丝火苗。黑巫师的眼神锁着哈利的一举一动,而他起身时,对方似乎瑟缩了一下,有些惊惶地转过头,低下头。他修长的脖颈裸露在外,与脊椎形成了一个虽有些棱角分明,却依旧美好的弧线。

哈利深吸了一口气。

他右手一节一节地数过里德尔的脊椎,随着他动作往下,黑巫师愈发紧绷。等到哈利摸到尾骨,Voldemort的身躯已经有些发颤,他轻轻拍了他一下。

“放松。”这似乎起了反效果,身下人绷得更紧了。哈利撤了手,将Voldemort下半身的巫师袍翻了上来,黑巫师苍白的大腿裸露在了空气之中,这似乎让他有些不安,他试图起身,回头,但哈利把他压回了桌面——他并没有抵抗,手臂也只是软软地交叉在主人的额头前方,右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,嘴唇微张。

哈利想吻他,但他没有。

他的目光继续逡巡向下,滑过颀长的肩颈,瘦削的脊背和更加窄瘦的腰肢——少年Voldemort的腰现在也裸露在外了,到曲线优美的光裸的臀瓣,和微微闪光的大腿内侧。是润滑咒。哈利明显没有掌控好润滑的多少,淅淅沥沥的液体顺着大腿根一路向下,从——

哈利的探了两根手指进那湿滑的褶皱,转动,弯曲,剪切,慢慢推进。过了第三个指节,指尖就擦过了一个小突起,身下的躯体蓦地颤抖起来,像秋天随着狂风飘摇的落叶。汤姆·里德尔的指甲划过木质桌面,刮出尖锐刺耳的噪声,他默不作声。

哈利不想再等了。

他解开了裤带,半褪了裤子,硬的发疼的阴茎抵上汤姆·里德尔的入口,磨蹭着,挑逗着。此时的黑巫师像一个被逼近绝境的野兽,他似乎后悔了,试着摆动胯骨,但哈利死死攥着他的腰。黑巫师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。Voldemort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脸庞埋进了交叉的手臂,试图捂住自己的无助呻吟,但明显不太成功。他的膝盖支撑不住。黑巫师脚尖离地,小腿恳求似的勾着哈利的腿,像一条蛇,缠着他的猎物。一条敛了自己毒牙的毒蛇。

哈利只觉得这比他之前的任何性爱经历都要刺激万倍——那些大多都伴随着浪漫小意,女孩柔软玲珑的躯体,温柔而和谐的韵律,像是阳光抚摸着溪流。但这完全不同,汤姆·里德尔完全跟玲珑、温柔、和谐挨不上边,黑巫师搂着像是一堆生冷的死去多年的骨头渣子,身躯冰冷滑腻——像蛇,眼神和话语便是那条蛇的毒液。

但黑巫师也有着自己的浪漫、火辣和刺激。哪怕哈利已经死了二十年,黑巫师吻起来也比哈利更有来自死亡的气息。

哈利掐着瘦骨嶙峋的巫师浑身上下唯一一点肉,挺身,操了进去。他不担心太粗鲁,伤到伴侣的感情——这只是一个梦。而他甚至想伤害身下的人。二十年在死亡地段的逗留没能消除刻在骨子里的仇恨。他与汤姆·里德尔,谁也终结不了谁。

他一次又一次的擦过Voldemort的前列腺,带着凶狠的恨意,带着强暴的快意。哪怕这只是个梦,哪怕其实梦里的黑巫师半推半拒地应承了哈利的求欢,但哈利现在不在乎。一张张死去的脸在他面前浮现。他指甲狠狠嵌进巫师肋骨上覆着的皮肉,不在乎是否划出伤痕。阴茎闯进脆弱的甬道,他俯下身,重量完全压上了颤抖的Voldemort,手臂环过他的胸膛,指尖狠狠拉扯着身下十六岁青年的乳尖。黑巫师疼得抽气。他弓起了背,扭动着胯骨。不自觉地迎接着哈利的冲撞。

我这是在做什么呀?

哈利想。

黑巫师颤抖得愈发厉害了,指甲痉挛地滑过桌面。哈利抽身,将Voldemort翻过身。瘫软的斯莱特林级长没有抵抗的意愿,修长的双腿顺从地夹住哈利的腰,容许死去的救世主进行新一轮的冲撞。

巫师袍散在桌面上,像一朵黑色的花,里德尔的内衬被推到了横膈膜处,露出了肚脐和隐隐的肌肉轮廓。陷入情欲的黑巫师看起来有几分狼狈,往日的从容与傲慢在汗湿的脸颊上无处可寻。Voldemort黑发散乱在桌面上,眼角被操得泛红,似乎能看到几道半干未干的泪痕。哈利手环过黑巫师的脖颈和腰肢,将男巫再一次托了起来,坐回了拉开的椅子上,舔舐着他的脸颊,又咬住了他的唇。

Voldemort给了他完全的通行。哈利在他嘴里肆虐,掠夺着他的呼吸,魔王失去了桌板,长长的指甲狠狠地抓过哈利的肩膀,留下一道道渗着血的白色痕迹。这种接近搂抱的姿势容许哈利更深地侵犯已经瘫软的黑巫师的内里。后者大敞的巫师袍完美地从后方和两侧遮掩住了一方春色,只余下一双无力垂下、随着哈利挺胯不住颤抖的腿,暗示着一两分旖旎。在这荒诞的梦境里,哈利久违地感受到了一丝安全感。

他闭上眼,眼睛酸涩。

*

现在,那总也不死的——不,他死了,现在在汤姆面前的只是一个梦,一个古怪的梦——波特小子揽着他的背。汤姆从未被如此对待,他下身很痛,但又止不住身体时不时的痉挛。哈利的阴茎狠狠地擦过他的肠道,动作几乎凶狠,但汤姆仍然硬得发疼,享受着完全交出身体掌握的这一刻。

或许他确实是有点想他了。才会梦到这么诡异的……

汤姆想。

波特男孩,和他该死的运气,和他该死的在关键时刻就不灵了的运气。

他为何会想波特?

无论如何,他的头号敌人也该是邓布利多,而不是一个毛都没长齐——修辞!——的小孩。最后的胜利太轻易,尝起来又太想一个溃不成军的苦涩失败。他丢失了所有魂器,丢失了大半军队,哪怕他最后成功掌控了巫师界,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他,他也只是觉得无趣。

他有时会想念波特的梦。他现在知道波特是个魂器,只是,他知道得太晚。晚上,波特带着他少年的烦恼顺着连接偷偷溜进Lord Voldemort的梦境。他憎恶邓布利多偶尔看向哈利的眼神,憎恶波特和纯血叛徒和泥巴种的友谊,憎恶波特与年轻韦斯莱的纯真的感情,他甚至憎恨马尔福和波特之间幼稚的争执。恨意是汤姆·里德尔的主旋律。他从没有这些。他憎恨。他想把波特毁掉,他想把波特的一切毁掉。

他确实毁掉了。

波特眼角滑下了一滴眼泪。汤姆俯身,舔着那泛红的眼角,他安抚地吻了吻波特。

绿眼睛惊诧地睁大。汤姆的脸颊擦过波特,这仿佛是一个拥抱。一个汤姆·里德尔从未得到,Lord Voldemort从未想要的拥抱。

他有些迷离,一波一波的快感将他淹没。阴茎在波特和他的小腹间摩擦,他懒散地伸手,扣弄了一会儿。 斑驳的白色液体染上了黑色的巫师袍。有一瞬汤姆不知道自己在哪,自己在干什么,他只是搂着面前的人,他的锚,他的原点,他的灵魂。

他又一次把脸埋入了他的肩窝。

***

汤姆·里德尔从梦中醒来,心脏重重地撞在肋骨上。他伸手抓过魔杖,湿腻的紫衫木几乎要滑出痉挛的手指。一片漆黑。他躺在床上,就像从未入睡过似的。

他开了灯,下床,赤裸的双脚在地毯上毫无声息。

哈利·波特死了。

他对自己说。Voldemort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,心跳慢慢平复了下来。

斑驳的白色灰墙在灯光下闪烁,Voldemort能看到剥落的墙漆,露出底下暗灰的水泥。没有任何一个有点自尊的巫师会住在这里。这是一间小得可怜的麻瓜式公寓。他以屠戮麻瓜和泥巴种为乐,巫师界在他的威名与恐怖下瑟瑟发抖,哪怕是最顽强的抵抗军在看向他之时,眼里也带着恐惧。

但Voldemort王——二十世纪最可畏的黑巫师——现在却站在在这间小而破旧的公寓里。

哈利·波特死了,死在了二十年前,带着Voldemort的灵魂一起下了地狱,只余下一点,在世间苟延残喘。